因为我是湖北人,我的密码锁被冻结了

摘要:作为一个湖北人,我已经老老实实在老家恩施宅了一个多月了。我每天都不出家门,最远也只能走到小区门口,在学校的操场遛遛狗。从起初享受这种恬淡平静的生活,也逐渐变得烦躁、焦虑,感到归期遥遥无期。毕竟我在家已经足足关了34天了。
因为我是湖北人,我的密码锁被冻结了-日草君

(整个省已经封闭33天了)

我可以特别宅,也可以整天野在外面,进退自如。但这几天,恩施天天下雨,我整个人感觉都长了霉,感觉很衰。就好像我小时候天天生病,病恹恹躺在床上的那种无力感。我已经十几年没有在恩施长住了,家乡对我来说,变得非常陌生,而这一次,我依然没有机会去感受这些变化,儿时的清江,新修的风雨桥,对我来说,依然陌生。那种空气里的潮湿,是童年里熟悉的味道,我竟然没有意识到恩施的湿度甚至比上海的黄梅天还要可怕。想想小时候偶有关节炎发作,大概也源自于这种气候吧。于是会有点想念干燥温暖的北京,宅在有暖气的家里穿T恤可以撸猫的日子,干燥到起床必须喝下一大杯水的日子,好像都变成了特别遥远的回忆。

因为我是湖北人,我的密码锁被冻结了-日草君

(想念我的猫)临走前忘了把花瓶里的花扔掉,此刻应该变成了一堆枯萎的干花,就好像每一个被封闭在家的人,被抽掉了活力。而此刻的北京也成为了除湖北以外管控最严的城市,昨天已经发布了信息:湖北地区人员一律不得返京。从这几天我频繁接到来自北京社区、自如管家的电话,就能感受到防控的加码。我的自如管家,隔几天就要微信确认一下我有没有发热咳嗽。昨天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找我。

他问我合租人是谁,我说我一个人住,然后我反复强调我没回去,我也回不去。

他说原来你这个施恩少数民族是在湖北啊。

我说我不是少数民族,我在的地方叫恩施。

然后他说你回北京要隔离14天,还要下个啥app(记不清了)监测我的行动路线。

我说,哦。

他说,那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,

我说我也不知道啊。

我说,放心吧,我回不去。

他可能也觉得尴尬,就说,你回来的时候可能疫情也差不多了吧。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要完成政治任务却又害怕伤害到对方的感情,难免问出一些尴尬而愚笨的问题,言语之间所散发出的微妙的氛围,我实在是一秒get.今天让我惊掉下巴的是,管家打电话通知我,根据规定,他们需要暂时冻结我的密码锁。我也是只能冷漠地回答,好啊,反正我又回不去。可是心里还是默默想要吐槽:到底是有多害怕我们湖北人。都跟你说了,我回不去,我连小区都出不去,可以关出自闭症的内种。朋友提醒我,他们都给你冻结密码锁了,你应该要求退还一部分房租啊。毕竟一个多月都没住呢。我知道这不可能,也就当玩笑了。其实我也不太懂这样做的逻辑是啥,既然我都回不去,你为啥还要冻结我的锁?除了怀疑我会偷偷跑回去?毕竟现在人人都害怕有疏漏,害怕担责任,只能采取各种匪夷所思的严控。只是这样的做法确认让人不爽。我身边还有好多湖北的朋友,都有类似的经历,大家也感到被冒犯,却也只能忍气吞声,顶多像我这样有个公号还能写几句,发发牢骚。哪个湖北人最近不是社区找了派出所找,派出所找完房东找,房东找了自如管家找。坐飞机,只要是湖北人就需要单独登记,谁管你到底去没去过湖北。只要你身份证42开头,你就得特殊处理。其实这一切,大多数的人也都理解和接受。也就是配合调查,我们也都语气平和地回答问题。只是被这样的电话骚扰得太频繁,难免心烦。之前一个新疆的朋友跟我留言:“一个早就习惯此类关心的新疆人发来慰问。“

我们一直都活在各种各样的偏见里。从来如此。也许只能怪那个从武汉的监狱返回到北京的病例。因为她,我们一大批滞留在湖北的人,返工之日变得更加遥遥无期。幸运的是,我的猫舒服地窝在朋友家中,我的工作也可以依靠远程办公得以维持,毫不影响收入。比起那些滞留在湖北无法返工,要面临失业、交不起房租、还不上贷款的各种人间惨剧,我的生活已经是非常优裕而平静的,实在不应该有过多抱怨。前几天看到一条视频,那些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,有些人在捡垃圾桶里的食物,有人睡在火车站的地下车库,靠医院的热水取暖。他们对着摄像镜头无奈地说:“拿着钱都买不到吃的,因为饭店都关了。”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住,一夜之间,生活还算体面的人就变成了街边的流浪汉。几个志愿者在长江大桥上偶遇了一对夫妻,他们从咸宁到武汉看病,一直滞留在武汉,没法回去,只能从武汉步行回咸宁。

这样的故事看得很心酸、很唏嘘,因为好像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他们。我也一直认为坚强隐忍、逆来顺受,选择善良、选择接受命运,都是非常中国人的价值观。只是看到这场疫情之下的各种惨剧,还是会心疼。今天看到一条新闻说:“湖北除武汉以外的地区,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,已经从2月12日的1400多例下降到5例。”昨天,也有一篇公号在呼吁,是否可以根据各个城市的疫情,做到逐步解封,而不是一刀切,把整个省一直这样封闭下去。我所在的城市恩施,更是已经零增长6天了。随着疫情好转,我们的封闭管理却越来越严。从之前每三天每家可以出去一人采购,到上周开始全家禁足。有人说,正是因为疫情好转,才不能掉以轻心,要防控更加严格。乍听之下竟然觉得挺有道理。

因为我是湖北人,我的密码锁被冻结了-日草君

(感受一下我妈的烹饪实力)因为没法出门买菜,我妈做饭也逐渐做到心态崩了,惆怅不知道做啥。还好昨天通过本地的一个超市的app下单了一批货,也终于买到了狗粮,不用跟着抖音里面学做狗粮了。今天收到货,我妈就一直在抱怨肉太贵,没几块肉,就要一百多。我无意表达湖北人在这场疫情之下的牺牲和艰难,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困境比起更大的悲惨人生实在微不足道。而每当我想到,本来我们一家人会回到武汉过年,而最后又侥幸逃脱,就会变得五味杂陈。

当悲伤和困境变成了比较级,实在是一件很吊诡的事,就好像大家运气都不好,有人抽中的是下签,有人是下下签,比较本身就变得很悲凉。我也不知道这样隔离的日子还有多久,也不知道会不会逐渐解封湖北其他城市,让大家的生活慢慢归于正常。平凡的日常,变得异常珍贵,我十分想念了。

原作者

本文系作者 @ 授权发布在 日草君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赞助 喜欢()

日草 - 独乐乐,不如众乐乐
评论 (0)
    热门搜索
    Top